当前位置:主页 > 自身建设 >
光明网推荐:当代实力派杰出书画家齐人王登武书画艺术
信息来源:小刘婸58 作者:龍腾

>>书法小世界 笔墨大乾坤——记齐人王登武书法艺术2016-06-0711:07来源:

齐人,原籍山东淄博,古齐国人也!原名王登武(注释:出自《孟子》登高山以望远,息烽火以安武……),羲之门下62代后裔。中央党校、北京大学毕业,清华美院进修。中央电视台科教中心艺术总监,央视书画院艺术指导。

社会职务:中书协会员,书协艺委会副主任。国家长城书画院终身院士,国家少儿基金会艺术顾问(享受政府津贴),外交部特聘国礼书画家,中国书画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翰林院艺术家协会主席,中国五台山佛教书画院院长,中国文艺家协会副会长,香港国际华人书画家协会副主席,获受全球华人艺术名家称号。《中国书画》总编,《北京青年报》特聘艺术顾问等职务。

一、

当代讨论书法,齐人先生作为一个代表符号,是不能不提到的一个书家。他首创的雕刻书法——金石书法在全球书法界颇有影响。齐人先生遵循前人书法传统,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主张书道书法的标新立异。有人将这种标新立异看作是过于自由的叛經离道,本能的加以排斥。而更多地书道研究者书法爱好者,在经受无限临摹、机械重复古人的书法桎梏中,看到了“当代金石书法”创新的曙光。我们不能简单的将齐人先生的“金石书法”归于新潮书法,如果说齐人的“金石书法”是新潮书法,那么,这种新潮书法的创举就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

对于20世纪80年代产生的当代创新书法,当下书法界的态度可谓相当暧昧和复杂,有怀念,也有告别,有赞赏,也有否定,它既是天使,又是魔鬼,可谓“万千宠辱集于一身”,许多人都以一种“爱恨交加”的莫名情绪来谈论它。这一方面说明,当代创新书法与飞速发展的时代以及这个时代的书法风尚和审美趣味之间已经产生了不可逾越的隔膜与距离,另一方面也说明,即使在书法的改朝换代日益频繁的新世纪,当代创新书法即所谓“新潮书法”也仍然难以被真正遗忘,也可说有了无法遏制的新创发展,一大批坚持当代创新书法的书家迅速出现并展露风采。

二、

齐人先生就学的北京大学是当代创新书法的发源地,齐人初攻中文后有6年时间成为改学哲学艺术和佛教的走读生。当然书法和国画是他一生的挚爱,和最为钟情的事业,他在央视等媒体做了多年后,又毅然舍弃了许多世俗诱惑,重新回归,创办了中国大师书道院、五台山佛教书画院,执着的虔诚的皈依艺术,几十年奋笔,成为当代创新书法至为忠诚的书画艺术探路者。他的近期的书画作品十分令人振奋,尤其在书法上的建树令人钦佩。他翻阅了古人大量的经典论著,根据典籍中书法精髓的引导,最终选择以雕刻和雕塑的方法,将手中传统的毛笔变为神奇的刻刀和塑版,遵循着传统的字法、笔法、墨法、意法、章法,合唱出当代书法的交响,成为当之无愧的“金石书法”的创始人。齐人认为,学习古人才能够走出书法的第一步。但是,东施效颦般的重复古人重复别人是一种耻辱,没有发展的继承——书法和书道——就必然走向死路。

事实上,新潮书法或者说创新书法,已经成了一种潜在的书法“遗产”,对它的怀疑、诅咒与否定恰恰是其价值的反证。现在的问题是,想知道山西党校。当代创新书法究竟给我们留下了一种什么样的“遗产”?在中国当代书法尤其是新时期书法现代性转型的历史进程中,它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当代创新书法的贡献在于它完成了对于中国传统书法规范与书法形态的解构,并在美学领域完成了与西方现代美术的紧密接轨,可以说,它是书法领域一次高速度、高效率的“现代化”运动,它不仅真正接续上了因为文革、各种政治运动以及国人对于书法的阶段性动摇等等,而被耽搁的中国书法的现代化历程,而且以最短的时间与当代世界的美术潮流完全合流,既造就了一批“世界性”的当代创新书法家和画家,也造就了一批“世界性”的中国文化元素。应该说,这样一种“跨式”的“反权威”性的发展方式本身必然会伴随着对书法本体以及名人群体形成的伤害与牺牲,但是正所谓“背叛也是历史发展的动力”,这种伤害与牺牲也许正是新潮书法这份“遗产”不可分割的部分,正是以它为代价,当代创新书法才建构起了它的审美现代性与艺术现代性。从这个意义上说,当代创新书法的“遗产”无疑是一种“变革”的遗产,是对当代书法认识重新改写的过程。它与我们对“当代标签大师”的书法传统的想象无关,甚至彻底否定,它的魅力恰恰在于某种怪异的、不合“规范”的“偏离”。

三、

我们不想简单地评价当代创新书法评判当代新潮书法“文化遗产”的价值及其功过是非,而是试图回到当代创新书法的文化现场去探讨它的美学实验的展开方式,并以此从一个侧面透视这份遗产的复杂性。曾有人全面否定当代创新书法的美学艺术成就,认为新创书法的美化只是对”西方”现代艺术的拙劣效仿,不仅毫无原创性可言,而且割断了中国传统书法艺术自身的传承发展之路。这种保守思想,固步自封,不会对书法发展带来任何好处,而是对创新书法的无情扼杀。变革创新是我们时代的主流,书法的生命也在于不断地推陈出新。这正是我们大众的公共观点,我们想回答的是:新创书法模仿的究竟是怎样的”背叛”,这种”背叛”又是如何在中国有力的促生了书法的勃勃生机,从而使当代创新书法在大地上生根发芽并最终蔚为大观,事实证明也必将证明,创新书法必将历史的推动中国书法的发展!

齐人先生认为,中国的书法是世界上最难最博大精深的艺术,因为,它是难以驾驭和难以掌控的艺术,无数人喜欢它但又被书法艺术奴化,很多人对于成功的渺茫望而生畏而中途夭折甚至叛逃,有很多画家都是逃离了书法以后改学国画的艺术幸存者。画画容易写字难,画家只要用心学习几年,完全可以立世,有的画家靠着几个线条和一些涂抹就成了大师。可是书法很难取得成就,没有几十年的功夫不会写出风采,甚至很多号称书法家的人一生都没有弄明白书法的真正奥秘。书法是一种可以将生命榨取干净的艺术。墨能万变,书有百体,尤其是草书,写好是很不容易的。书法渐进的道路,不是可以容易找到捷径的,每一次跃进,都要付出成百上千次攀登,无数次进入绝境,又无数次走出绝境。经过无数次的破解,齐人先生找到了实施书法工程的路径。只有这样的路径,才能够接近书法的实质本质。那种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的模仿,不是书法的要求,书法必须按照规范法度经行长期实践修行的创新性艺术创作。

四、

创新书法登上中国书坛不是在当代的事情,因为书圣王羲之的创新实践,才诞生了伟大的《兰亭》,后来者诸如颜欧赵柳等等大师,无不因为有了新的创新才进入书坛圣殿。当代书法对它的一个最基本的共识就是其文化的形式主义色质。确实,当代创新书法将广博的文化和数千年书法成果纳于自己的视野内,对于应该”怎么写”的实验一下子就丰富得让人眼花缭乱了。许多人都认可当代创新书法、新潮书法醉心于”形式”的事实,而且对其形式的表演性、操作性和非原生性很不以为然,但是我们很少去进一步追问“新潮书家”何以会如此热衷于形式、热衷于表演?如果说”形式”某种程度上是审美现代性或艺术现代性的象征性符号的话,那么我们在认同“新潮书法”在形式探索上的成就及其必要性的。同时,也更应该看到这种”形式”背后的精神因素与文化因素。我觉得,在新时代的书法这里”形式”与其说是一种艺术能力的证明,不如说是一种无奈的策略的选择。只有对其形式背后的”策略”意味有清醒的认识,我们可能正确评价新潮书法作品热衷”形式表演”的深层动因,才能体味这种”形式”崇拜背后的复杂性。因此,对我们来说,要重新评价新潮书法的实验,从艺术策略入手无疑是一条必然的路径。当然,不同的书家在策略选择上的差异是非常巨大的,我们不可能对其作系统、全面的总结与归纳,而只是试图从共性与原则层面来切入新潮书法”形式”策略背后的精神因素与文化因素。

五、

齐人先生的书法创新丰富了传统的自发要求。首先他的书法结字方法构成呈现多样性的风采,忠实的继承了传统但没有受到传统的约束和羁绊。齐人书法往往汪洋恣肆,狂放无忌,天马行空,随意来去。结字形态变化奇煜,有出处有创新,强调变化,但绝不失掉传统。这种对于书写的掌控能力是需要超人才能和功力的。第二,齐人先生笔法独到,他笔法的变化使转过程中,走出了不同于古人的笔法。纵观前辈先贤,悬针垂露,虎贲蛇惊,形之状态,所用笔法,一是使转,而是驻会,中锋着力,笔墨畅行。齐人先生的金石草书,强调雕塑感,以刻划为主,雕塑符之,共有八大要点,32个笔法,这是一种前无古人的创造创新。第三,齐人的当代创新书法在墨法中苦心经营。墨法的变化除了浓淡焦湿枯,似乎添加了许多秘而不宣的独创秘笈。第四,齐人特别注重意法,他认为意法是书家是否具有书写才华能力的标致。书法有经世之道,做人之术,通周易,和音律,党校历程。有舞蹈,可以找到多种文化元素的印记,意法高妙,才算是好的书家。第五,齐人对于章法的研究也很有见地,比如“s”形构图,品字形用意,两条线布白等等。这些都组成了齐人金石书法的完整风貌。这些书写方法特殊技术,很难模仿。若非亲传,鲜为外人知之。

看齐人创新性的书法创作,我们就仿佛在观看诗人的真情朗诵,感觉化、幻觉化、意象化、解构化……各种各样的情绪冲撞,可谓层出不穷。而其中最引人注目之处则莫过于对他激情书写行为本身的美术暴露。这与观念上对于“真实美学”观的革命有着显然的因果关联。尽管人们对书法这一事实都有不同程度的认识,但对于这种激情性创作却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传统的书家力图掩盖这种激情性,以求得稳妥的审美阅读效果;而齐人反其道而行之,他似乎在用笔讲叙书法笔墨变幻的故事,同时总是故意制造很多矛盾继而又是这一系列矛盾和谐统一于一幅作品中,从而达到对书法书写的完美解构。而中国当代的新潮书家们恰恰就是认同和信奉的这一种激情与继承的时代观。

任何对一门学科理论背后的深层原则进行探讨的学科,就被称为“元理论”。而“元书法”在古代的演变也无疑是从这种元理论发展而来的。这种“元书法”的阶段性发展的目的就在于把书家注意力都引向创作过程本身,把书法看成一个自觉、自足和自娱的过程,是传统写法还是创新书法,孰重孰轻,孰优孰劣,就我们而言,这种争论毫无意义。我们所要做的是对已经成为一种书法事实的中国当代书法标定中的大量“元书法”仿作进行认真的梳理和分析,以寻绎某种具有实践意义的现实成果。

六、

我们今天重复王羲之等前人,是学些书法的规范性规矩,因为书法是有规定性和界定的艺术,汉魏钟张,晋末二王,这就是“元书法”的源头。有了这种规定和规矩,我们需要的不是更多的临摹,更多的是致力发展和创新。古代不只王羲之,当代也不只是中书协的几个世故的圈子才产生书法大家。过于被迷信了几个大师,然后盲目的崇拜盲目的追随模仿,以非常高价格蛊惑人们收藏,这是书画商人们设计的陷阱,对书法艺术的当代发展是一种破坏性的危害!当代的创新书家更应得到收藏家的关注,使之获得应有的鼓励很滋养。

在我们看来,齐人“金石书法”布局策略的发现和运用对于当代创新书法的借鉴意义至少有两个方面。一是破除了过于迷信传统羁绊。二是,书写的技法可以在传统的基础上进一步生发。

七、

在当代创新书法这里看,“历史书法”是固化的、僵硬的、陈旧的、单一的,新潮书法无意去重复一个完整的“书法历史图像”,而是热衷于对“历史”的阐释,这种阐释以强调自我欲望的合法性为前提,以对于文化美学视野中“历史”的颠覆为旨归,有着强烈的自我化色彩。“现实”与“历史”完全不能同构,现实与历史之间的界限似乎已经泯灭,它们遵循共同的规范原则,强力的重视传统又本能的背叛为“当代书法现实”,我们多数人认同创新,已经完全不能忍受一种“书法历史”的腐朽气息。实际上,对新创书法家来说,我不知道山西党校。“历史”实际上已经成了涵盖了“历史”与“现实”本身的“自在”,它是新潮书法家对于书法世界进行终极想像与解释的基础,因而具有不可避免的形而上学特征。但是,我们看到,新创书法中的“历史”又并没有因为寓言性和形而上学特征而陷入空洞、抽象、概念化的泥潭,反而具有感性的丰富的形态,这主要得力于一大批新创书法家“传统细节”的历史书写策略。一方面,他们总是自我“现身”渲染对待历史的情绪与感觉,另一方面,新创书法家总是对历史的局部情境和具体细节情有独衷,而这正是“书法历史”得以具像化的根本原因。

八、

当然,以个体化视角对于“书法历史”进行随心所欲的消解,是不被大家接受的,但是以追求书法终极结果是“时代美学”书法,往往会赢得喝彩!我们反对“书法时空”当代结构的非理性化、非逻辑化,当“书法历史”没有规范,只成了情绪化和想象化的“可能性”片断,这固然有利于伪艺术的发挥,但似乎也隐含着传统被彻底败坏的悲哀。齐人的创新书法艺术可以回答人们的疑虑,这种“金石书法”没有丢掉传统,而是更进步凸显了传统书法的现实光芒。更重要的是,齐人书法的“历史化”策略较成功地彰显了书家的自我意识,较成功地告诉我们“书法历史不是什么”,但却没有能力告诉我们“书法历史是什么”,这实际上解决了“书法历史”的被遮蔽与被误读的问题,说穿了,对“书法历史”的“迂回”再造一方面可以显示新创书法的生命力的顽强,也避免了我们对“书法历史”被随意篡改恣意丑画的担心。

当代创新书法以反叛的姿态登上书坛,这种反叛既表现在观念、思维、精神层面上,也更落实在艺术实践层面上。对思想解放、艺术自由的追求,对各种艺术桎梏(传统的理念、现实的规约)的打破是当代创新书法艺术反叛的内涵。在这方面,“游戏化”策略的成功运用可以说是推动当代创新书法“革命”历程的关键所在。

九、

古人说,遵于道,游于艺。书法进入到境界后看上去就像是一种文化游戏,在中国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至上的语境里似乎并不是一个褒义词,他对应的可能是不严肃、亵渎神圣、玩弄笔墨等含义。但实际上,从书法艺术的起源来说,游戏恰恰是一个根本性的源头。从亚理士多德到维特根斯坦和尼采,西方先哲们都充分肯定了“游戏”之于文化艺术的重要性。对当代创新书法家来说,对游戏化策略的选择,一方面可以视作是对于艺术本性的一次重新认识,另一方面也更是一种无奈之举。因为在80年代的中国书法语境里,对“大师”的推崇,仍然是一种普遍的情绪趣味,要使书法生存从这种过于沉重的想像与期待里解放和摆脱出来,“渐进”的“改良”的方式显然是行不通的。这正是“游戏化”这种极端的,似乎有损传统形象的文化策略成为当代创新书法首选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代创新书法的游戏化策略,首先表现在对于启蒙书法和道德书法伦理的颠覆。许多人都抱怨中国当代创新书法的“背叛”,但是大家常常忽略背景。我觉得,中国的书法传统、大众审美基础正是滋生这种现象的土壤。而从20世纪中国文化来说,五四以来的启蒙文化伦理以及现实的代代相承的道德伦理某种程度上也强化了根深蒂固的保守主义。当代创新书法对启蒙伦理和道德伦理的解构,可以说找到了解放被重重束缚的中国书法的根本线索。他们对书法历史的神秘化、非理性的解读,对书法的符号化与物化的处理,对欲望与潜意识的挖掘,对传统的本能保守与对创新罪恶的放大……,不仅使得伦理面临真正的崩溃,而且强大的道德伦理也终于变得摇摇欲坠。更重要的,借助于这种伦理颠覆,当代创新书法求得生存而且建立起了面对世界和时代的绝对“自由”与绝对“主体”地位,而且这种游戏化的姿态也使得现实的伦理、道德规约对他们失去了约束力,可以说,他们以“自降一格”的方式赢得了“现实”对他们的宽恕。

十、

其次当代创新书法的游戏化策略,还主要表现在书写的游戏化方面。对当代创新书法来说,其文本的绝对中心毫无疑问就是笔墨线条。在笔墨线条上当代创新书法投注了他们最大的热情,也表现了他们最出众的才华和智慧。线条是当代创新书法所发动的一切意义上的书法革命的总前提,离开了线条当代创新书法的革命意义不仅会大打折扣,而且甚至根本就不复存在了。某种意义上,当代创新书法所要呈现并希望引起注目的也正是线条的新变化,他们的作品可以没有字法、没有笔法、没有墨法、没有意法、没有章法,但就是不能没有线条的创造。本质上当代创新书法是把创新线条作为一种至高无上的书法存在祟拜着的,线条新变革的光辉是当代创新书法所企盼的最高书法境界。一方面,当代创新书法把变革视作了他们与世俗现实对抗的有效手段,变革的本体性和作为海德格尔意义上的“存在家园”的神性都是他们所致力于表现的目标。另一方面,变革超越性又使他们在颠覆了一个现实世界的同时,又重造了一个同样强大的文化世界,而在对变革中获得了创造世界的巨大愉悦。

十一、

齐人先生认为,当代创新书法对于变革游化策略的运用是有着特殊的文化意义的。我们不能简单地把它视为玩线条玩笔墨,事实上,变革确实是书法创作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因为书法到底它只能是笔墨艺术,离开了笔墨传达,书法注定了只是一个空洞的神话。当代创新书法把变革置于一个绝对化和本体化的地位正是当代创新书法思维发生革命性转变的具体表现和主体性高度张扬的必然结果。在当代创新书法的努力下,不仅中国书法语言的表现力、可能性、丰富性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发挥,而且以当代创新书法为契机中国书法面貌和中国书法美学的观念都有了根本性的改观,其最突出的征象就是书法向时代性美学性的大胆复归。这就是当代创新书法的最大贡献。

十二、

不管有多少人盲目排斥、甚至反对。但是不论是传统书法还是当代创新书法,大家对于书法的创新或者说书法变化形成了共同认知,齐人的当代创新书法——金石书法,实际上就是书法时代变革的产物,有传统的血液,有时代创新的基因。这种当代创新书法的意义,就在于使得古老的国粹进一步焕发了生机,显现出更加贴近现实的生命力。

(记者陈国平张红娜)

6

版权所有 © 万荣委员校园网欢迎访问 Copyright© 2010-2015.All Rights Reserved

www.wrxwdx.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