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自身建设 >
办报十年----写在《山西党校报临汾版》出版100期之际
信息来源:独痴南昆 作者:青岛耐冬

办报十年

----写在《山西党校报临汾版》出版100期之际

石耀辉

从2003年7月1日到2013年3月25日,《山西党校报临汾版》正好出版到了第100期,同时也将迎来创刊十周年。十年,100期,对于一份报纸来说很年轻,在整个报刊之林,一份行业报纸也无足轻重。但对于办报者来说,却经历了从初创走向成熟的十年坚守的历程。

我总觉得,身在市级党校,能主办、主编一份省级报纸,这不仅是一种缘分,更是一种造化。因此,我抱着这种感恩的情怀去办报,兢兢业业,诚惶诚恐地坚守到了今天。十年下来,报纸出到了100期,编辑过的文章字数累计也超过200万。如今,翻开这一本本厚厚的、凝聚着自己心血的《山西党校报临汾版》合订本,浏览这一篇篇曾经亲手编校过的文章,一幕幕动人的、温馨的往事便会浮现在眼前。

报纸和阅报栏

记得那是2003年初夏,“非典”刚过,新来的校领导找我谈话,让我创办一份党校自己的报纸。当时我并不想接受这个任务,因为我清楚,在市级党校办报,稿源首先是个问题,再加上相关的编辑、印刷、发行等事务,想起来都觉头疼,更何况既没人员又没经费保障,要办报纸谈何容易。但不久,校领导又一次动员我说,“要人给人,要钱给钱”,其诚恳之情让我无法推辞,我就只好欣然接受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在办报之初,编辑部只有三个人,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写稿、组稿、编排、校对、印刷,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第一期散发着油墨清香的内部校报《党校之声》终于在党的生日“七一”诞生了。从此,党的生日也成了这份小报的生日。创刊号头版头条的标题《激情燃烧的党校岁月》,是一篇关于历届党校校长座谈会的侧记。我在题为《迎头正是夏日风》的发刊词中写道:“我们将在党校这方庄严而神圣的净土上,披肝沥胆、辛勤耕耘,以崇高的事业心和使命感,向社会发出党校的铿锵之声。”虽然时隔十年,但办报初期的艰辛和喜悦至今记忆犹新。

不曾想,刚办一年的《党校之声》遭遇到了新闻出版业大整顿,面临着停办风险。恰逢省委党校伊仁邺总编来临汾调研,刘树芳副校长及时提出了协办党校报的想法。后经校领导与省委党校领导反复协商,终于决定把我校刚满一岁的《党校之声》办成《山西党校报》的地方版,这样我们就开始了报纸的升级改版工作。经过两期试刊,从2004年第11期开始,我们的地方内部小报,成功实现了华丽转身,一跃变成了省级行业报纸。我在《改刊致读者》中写道:“在未来的编辑生涯中,我们将继续立足党校,面向社会,以高度的职业热情、职业精神和职业素养,办好每一期报纸,以使党校这一方净土更加圣洁和辉煌!”

值得一提的是,改版不仅仅是报头的改变,办报思路,特别是办报水平要有一个彻底的提高。通过这次改版,我才真正懂得了一份报纸的不易,懂得了办好一份报纸有如此多的学问。虽然刚参加工作时,曾在《临汾日报》做过一年的实习编辑,后来也还创办过校报《党校通讯》,但这次改版才让我真正懂得了一份省级报纸有着怎样的指标要求。不仅每篇文章质量要有保证,而且每一版的编辑思想、文章篇数、图片数、标题字号、栏目头等都有要求,甚至连每一版的差错率都有严格规定。以前内部小报是自己编自己印,不仅不规范,而且校对差错、甚至编排漏洞也时有可见。协办省报可就不行了,更何况这是一张“山西省一级报纸”,不能因为我们的工作疏漏,影响到报纸的级别和品牌。记得改版之初,报纸版面常常改一遍又一遍,加班加点是常有的事,神经紧张到常常会在深夜两三点钟,突然想起一处编校错误而爬起来的程度。即便这样紧张,传到省报编辑部的报纸版面,再返回时,还常常会被改得面目全非,让人觉得汗颜。虽说工作量和工作难度大了,但报纸水平却实实在在得到了提升。特别是由于有了正式刊号,每期刊登的几篇论文,累计起来就能推出一个讲师或副教授。办报至今,难以计算出有多少党校教师从中受益。工作上的辛苦与这种成就感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播种芳菲朝复暮,汗流流尽花成树。2008年7月,当奥运会火炬即将在北京点燃之际,本报也迎来了创办5周年的日子。在题为《高扬理想的旗帜—写给本报创办5周年》一文中,我这样写道:“五年,五十期,我们将会把温暖的记忆珍藏;五年,五十期,我们将会带着您的期待与关怀,高扬起理想的旗帜,又开始扬帆起航。”细心的读者当时可能会发现,本报报头下面的主办单位后面,原来印着“B版”的地方,悄然改成了“中共临汾市委党校协办”字样。就是这一改动,这份报纸才真正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临汾版”。

两度冬去春来,2010年1月,“临汾版”刚到7岁的时候,经过省委党校新任总编董俊峰两年的努力,《山西党校报》又迈出一大步。这就是将所发表的论文都收录在中国知网“全国重要报纸期刊全文数据库”中,作为评聘职称和查询根据。这就使《山西党校报》在全国同类报刊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能够屹立于全国重要报刊之林,我们的报纸再次迈出一大步。万荣党校。可以说,我们的党校报十年迈出三大步,从校园走向全省,又从全省走向全国,已走上了一个健康发展的轨道。

办报十年,是自己不断成长进步的十年。听听

万荣党校
万荣党校
在编辑工作中,我不仅系统学习了编辑理论,掌握了相关的业务知识,无形之中,自己的文字功底也得到了进一步提高。每期报纸版面发到省校编辑部时,他们都很快组织编辑人员审核一遍,有很多次,虽然我们也是用心校对,但还是被修改的遍体鳞伤。省报编辑们的敬业态度和业务水平,让你不得不佩服。吴钧贵老师,20多年前,我在上大学时,他就做了报纸编辑,如今他是报纸的副总编。一次他从太原来临汾时,当谈到编辑业务时,他竟从背包里掏出了《现代汉语小词典》来,这本已翻旧发黄的词典着实给了我们在场人员很大的震撼,让我亲眼看到了一个编辑人员的敬业精神。还有省报的赵转超老师,他多才多艺,擅长摄影,除了本职的编辑业务外,还承担了许多额外的工作,全省几家市级党校报的版面和稿件都要由他来接收和检测,我每次打开QQ时,总能看到他在办公室,却从没听过他有怨言。说到成长,我觉得不仅仅是业务能力的进步,也包括工作能力乃至承受力方面的长进。办报之初,因工作思路的差别,我常常会和领导争执甚至发生激烈冲突,几年下来,我已学会了如何处理工作中的分歧,这种状况就不多出现了。

办报十年,是自己在历练中走向广阔天地的十年。党校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系统,有人甚至用“出生入死”来形容党校教师的处境。但作为一名担任着报纸编辑的党校老师,拥有这样一个平台,我得到了更多走出去的机会。2006年冬天,因为写作《尧都文脉》一书,在采访临汾市三晋文化研究会理事们的过程中,我被陈长禄会长和他的理事们的事迹所感动,写出了《还将余勇写千篇》长篇通讯,不久我就被吸收进了研究会,并且还被推荐担任了副秘书长。几年下来,我在临汾文化研究方面也取得了一些成果,先后出版了《临汾历代政治家军事家》和《尧都文脉》两本书,还担任了三本书的责任编辑,还获得了研究会发给的“成绩突出”奖牌。2006年12月,我在“临汾版”发表的《“尧文化”研究三题》一文中,提出“把尧文化作为临汾文化的核心”,这一观点得到时任临汾市人大刘合心主任的好评。在随后召开的临汾市尧文化研究会成立大会上,刘合心主任又向大会推荐了这篇文章,并把文章的主要观点向大会进行了宣读。后来这篇文章被多家报刊转载,从此,我的研究领域又延伸到了尧文化领域,还相继担任了《尧文化》刊物的编委和副主编。2010年4月,我把自己经过数年潜心思索的一项成果向石宝兴校长作了汇报交流,石校长表示赞同,并鼓励我在全校“文明和谐论坛”上宣讲,我的宣讲取得了认可。会后,我把宣讲材料进行整理,以《与成功相约》为题,刊登在“临汾版”上,结果在读者中引起较好的反响,来党校参加培训的临汾市直工委、市农业局、市设计院等单位领导在看到报纸后,邀请我前去宣讲,进一步扩大了影响。2011年8月,我校又承办了全省党校报工作会议。会议发言中,我提出的“带着感情去办报”的观点,在与会同仁中引起反响。就在会议期间,经校委推荐,我又荣幸地担任了临汾市第三届政协委员。在政协会议上,我又被推选为提案委委员,并被聘为文史研究员。我觉得,之所以能这些成绩,是因为办报工作给我提供了一个好的平台,让我得以走进更广阔的文化天地。

办报十年,也是付出真情收获感动的十年。办报至今,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不论外出到哪里,都会随身携带近几期的报纸,一有机会便拿出赠送新朋旧友。如遇上召开研讨会、联谊会,那就会带上数十份、上百份,每人赠送一份。因此,这份报纸也像长了翅膀一样,早已随着我的足迹走进了全国各地的学术会场。记得是在报纸刚刚创办的2003年11月,在全市作家协会代表大会上,我见到了时任省文联副主席的著名作家张平先生,当时他正在主席台就坐。我恭恭敬敬递给他几份报纸,想让他给题写几个字,张平先生看过报纸后,欣然提笔写下了“党校之声黄钟大吕!”八个字,怕我不满意,他又连续写了两遍,作家负责谦和的态度给我很大的鼓舞。一周后,张平先生的题词随着我撰写的《永远为老百姓写作—著名作家张平小记》就刊登在当期的报纸上。三年后,当我再次见到已担任山西省副省长的张平先生时,还特别向他表示了感谢之情。2005年,我到上海参加会议时,偶遇一位复旦大学的韩国女留学生,顺便把身上的几份报纸赠送给她,不久,这位留学生还发来了稿件,由此,“临汾版”便第一次刊登出了外国人写的文章来。2008年3月,临汾市两会召开之际,“临汾版”刊登了新任市长刘志杰一篇关于领导干部政德建设的署名文章,送去报纸之时,恰逢市长作完《政府工作报告》走出会场,当我把报纸送到市长手中时,他紧紧握着我的手说道:“谢谢你!”短短三个字,就消融了我几日的辛勤工作的疲劳,市长平易近人的、和蔼可亲的形象就这样树立在了我的心里。2012年11月,我到北京大学参加十八大精神高级研修班学习时,课间,我把带去的200多份“临汾版”赠发给参加培训的全国各地党校的老师们,没想到的是,参加培训的人员有370多人。课堂上讲到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事情,正巧赠发的报纸上就有一篇《阅读莫言》,于是,教室里争相传阅,没拿到报纸的人还亲自找来向我索要。一份付出,一分收获。是办报工作让我感受到了更多人间的真善美,也让我能以更平和而积极的心态去面对社会人生。

办报十年,编辑部里的故事很多很多。我的编辑团队的几位平凡而不平庸的美女编辑们,正是她们多年来不求名利做着这些繁杂琐碎的编务工作,才撑起了一份报纸,托起了一个总编来。为了工作,我们虽然也有过争执,有过眼泪,有过失误,有过困惑,也有过遗憾,但更多的是收获,是感动,是成长,更是快乐。每编辑一篇好文章、每做出一个好版面,都能带给我们快乐和满足,每一位读者的肯定,都让我们体会到自己平凡工作岗位的意义和自身的价值。因此,我感到充实和自信:在党校教师中,我是一名拥有众多读者的编辑;在编辑队伍里,我又是一名拥有好多学员的党校老师。

办报十年,不仅编辑了优美的文字和版面,也编辑了自己中年最绚丽多彩的人生。




参会同志合影


扫描加入本书院

版权所有 © 万荣委员校园网欢迎访问 Copyright© 2010-2015.All Rights Reserved

www.wrxwdx.cn